《沦落人》 影帝变废人,成就年度最佳!幸好,香港电影还有救…

影帝变废人,成就年度最佳!幸好,香港电影还有救…

这是一部特别套路的电影,光看剧情简介,就能预料到,无论是在香港本地还是内地上映,票房都会扑街。

甚至有好事者说,这部电影,有抄袭法国同题材电影的嫌疑。

但是,看过的人都说,这是近年来,香港最好的剧情长片,没有之一:《沦落人》

2018年,中国香港。

梁昌荣,是个独居残疾老人。

原本,梁昌荣是个地盘工人。半辈子都小心翼翼的他,谁能想到某天路过工棚时,被意外砸成了重度残疾。

这场意外,让他的身体,从胸部以下,全部瘫痪,生活不能自理…

早些年,昌荣离了婚,儿子跟着妈去了国外。

他的日常,除了想念儿子,就是自怨自艾:死人过得都比我自在…

他早已经对生活没有任何期望,活着对昌荣来说,就是等死。

有一天,朋友看不下去了,帮他请了一个菲佣,照顾起居。

菲佣叫阿莲,20多岁,是刚毕业的大学生。

虽然年轻,经历却不简单:早早结了婚,又闹离婚,只身一人逃到香港。

菲佣 | 菲律宾女佣,即来自菲律宾的女性佣工。香港第一代菲佣出现在上世纪70年代,1970年香港大约有50名菲佣,她们主要受聘于居港英美家庭;上世纪80年代,随着香港经济起飞,香港妇女纷纷走出家庭就业,不少香港家庭开始雇用菲佣;2001年,香港菲佣多达15.5万人。

她一边做菲佣挣钱,一边打离婚官司,还要隔三差五接到家里的骚扰电话…

但是,和昌荣不一样,阿莲觉得:再卑微的人,也值得拥有希望和快乐。

阿莲喜欢拍照,梦想着当一名摄影师。只要有空,她就喜欢带着相机到处拍拍拍:灰白的天空、玩耍的孩子、街边的一角…

在阿莲灰暗的生活里,摄影,是唯一能让她逃离现实,获取快乐的东西…

 

一开始,两人鸡同鸭讲,心存芥蒂:昌荣嫌弃阿莲不懂粤语、做饭难吃、打扫不干净;

而阿莲,一边因为离婚焦头烂额,一边恐惧新环境,害怕昌荣的大嗓门…

她拍下了狭窄的房间,配文:这不是家,是避难所。

直到有一天,阿莲把昌荣抱上床的时候,一下没抱稳,昌荣重重摔倒在地,进了医院…

《沦落人》去年在香港上映,获得豆瓣8.2分。电影获得香港金像奖的最佳电影、最佳女主角等5项提名。

导演陈小娟,凭借这部处女作,获得第13届亚洲电影大奖最佳新导演奖项。

导演陈小娟

值得一提的是,零片酬出演的男主角黄秋生,获得了金像奖最佳男主角。

在片中,黄秋生贡献了影帝级演技…

他把梁昌荣这个因为残疾而自卑,对生活绝望,对儿子愧疚,刻薄、古板、粗鲁,但不失善良的底层市民,演绎得细腻传神。

有网友评论电影:2019年最好的港产片。一个是有摄影师梦的菲佣,一个是因为意外而半身不遂的公屋男中年,没有金钱和欲望、也没有尔虞我诈…两个破碎的人,走在一起,彼此温暖。

还有人从片中,看到了港片的初心:两个沦落人,在各自不敢相信的天涯,找到了落地生根的勇气,这样微末动人的明亮,这样的贴近普通人,这样充满市井气和烟火气,正是香港电影这么多年始终充满动人魅力的原因。

虽然是处女作,可是导演在摄影、细节的讲究,值得称赞。

比如,大量柔和的自然光,带出了电影温暖的基调,也拍出了香港电影独有的,日常的烟火气息;

比如,为了增加残疾人形象的真实性,导演特意加了个细节:用专门的绷带,把勺子绑在手背上;

比如,真实还原了香港人局促的居住环境:房子面积小,狭窄、细长,屋里堆满了各种杂物;

片中还有出现的几处,极富香港本地特色的场景,对熟悉香港的观众来说,亲切又真实…

嘈杂的菜市场里,菜贩子粗暴欺生,缺斤少两;

在僻静的小巷里歇脚的路人,安静的公园里,小动物闲适地游荡;

密密麻麻的屋邨林立,宛如一座座高耸堆砌的四合院;

每周一天假的菲佣,会和三五姐妹聚会。

为了省钱,在大马路上、广场上、天桥底下,在大街上立起纸皮箱,在里面吃东西、吐槽雇主…

镜头之下,我们看到,那个市侩、忙碌、繁华,却又不失质朴、恬静的香港,和从前一样,未曾改变。

电影的故事设定,和法国电影《触不可及》有所相似:都是轮椅上的残疾人,和照顾他们的看护,从陌生到至交的经历。

但不同的是,《沦落人》的人物和故事,让普通人更有共鸣:

残疾人昌荣并不是亿万富豪,而是遭遇不幸的劳苦大众;

菲佣阿莲,也和没心没肺的黑人不同,她胆怯、卑微,对昌荣既有着佣人对主人的唯唯诺诺,又有着对残疾人的同情、关怀。

而其他人物:远远观望彼此的父子,不离不弃的师徒,心存怨恨但却无法割舍的家人…

不忘滴水之恩的学徒阿辉,对师父昌荣的尽心照应;

妹妹和昌荣尽管有着多年的嫌隙,却仍然偷偷藏着一家人的合照…

人与人之间的关系,是我们的东方文化里,熟悉的阶层分明,心照不宣,肝胆相照,内敛克制…

这样的处理,使一个俗套的治愈系剧本,成为了一个,普通人也并不陌生的,都市温情故事。

电影的创作灵感,源于导演某天在街上看到的两个陌生人,也就是片中的主角形象:一个菲佣,推着一位,坐在轮椅上的残疾人。

两人脸上都带着笑,举止甚至有点亲密…

导演陈小娟想:在这对底层小人物的背后,有什么故事呢?

值得一提的是,阿莲和昌荣的故事,在真实生活中有原型:在香港当菲佣接近十年的Xyza Cruz Bacani,在摄影界屡获殊荣。

Xyza Cruz Bacani

她曾说,人生的第一部相机,是雇主借钱给她买的。

接受访问时,她也曾说过:就算在摄影行业难以维生,我仍会继续拍照。

现实或许不曾像电影般,有着重叠的美好童话,但这种善意的存在,始终在传递。

Xyza Cruz Bacani 的作品

其实,电影的底色,特别悲凉。

男主残疾,孤单一人,终日郁郁寡欢;

女主为了生活远走他乡,面对歧视和恐惧,也只能独自坚强…

但是,这对底层的边缘人,却在无意之中,给对方的生命,注入了明亮的色彩。

昌荣教阿莲学中文,帮助阿莲教训欺负她的小贩,还给她过生日;

知道阿莲喜欢摄影,昌荣送了她一架相机,陪她到处去拍照。

为了更好照顾瘫痪的昌荣,阿莲每天在厕所举水桶,锻炼臂力。

她用心钻研菜谱,从一个粤菜小白,变成了熟练的小厨;

两人从误会走向和解,从无话可说的冷漠,到互诉衷肠的亲密…

昌荣苦笑:我是个废人,难为你要照顾一块垃圾。

阿莲认真地说:你无法选择是否坐轮椅,但你可以选择,坐在轮椅上,有怎样的心情。

电影并没有刻意忽略俩人若有如无的爱情…

阿莲对昌荣说:你要是觉得日子难过,我可以陪你一起过…

昌荣看着阿莲,沉默几秒后,笑着说:你的路很长,这只是你的中转站。我希望,你能走得更远,更自在。

克制,让岌岌可危的狗血,变成了春风化雨的自然…

这是一部有点鸡汤,有点煽情的电影…

女主角表演痕迹略重,结局美好得不现实…

但是它的真挚、简单、纯粹,让人心甘情愿被这种温暖感染。

在电影中,有这么一段:

昌荣指着街上的木棉花,对阿莲说:这些花落了之后,就有种子飘出来,像下雪一样…然后再飘到别的地方,重新开始…

说的是花,也是人…

花开终会花落,相遇相知,也难免会四散飘零。

就像这部电影的名字:沦落人。

它出自白居易的《琵琶行》: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…

都是沦落在这红尘的人,我们既然能在茫茫人海中相逢,又何必在意是否曾经相识呢?

有一首粤语歌,曾经在香港被千万人传唱:蒋志光和韦绮姗的《相逢何必曾相识》

其中有这样一段歌词: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,也许不必知道我是谁,无谓令你令你令你令你再度再度洒泪…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