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这部「不存在」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资源、网盘。
这两个游走在灰色地带的词,影迷们心照不宣。
但极其魔幻的是。
这两天却有位导演,自己主动在网络上发自己新片的资源。
而且夸张到什么程度呢?
他蹲在豆瓣,守着自己电影的介绍页面。
有人点了想看,就私信人家,把网盘链接给发过去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可笑吗?
不,鱼叔觉得很可悲。
可悲的当然不是这位导演,而是这个连一部82分钟的电影都容不下的大环境。
因为题材问题,影片无法上映,甚至连在网络平台上都不被播出。
无路可走之下,导演才不得已出此下策。
以如此低的姿态,只求能把电影内容传播出去。
到底是什么话题如此敏感?
我们来看一看——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这部电影其实从去年12月就已经问世。
但因为没有任何发行渠道,而一直不为人所知。
直到29号,导演自己在网络上公开了资源,才凭借着观众的口口相传,硬生生冲上豆瓣实时热门榜首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即便如此,分享出来的链接仍在不停地被屏蔽。
但有人忙着屏蔽,就有更多人努力传播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目前该片标记想看的人数已经近四万。
而且数字仍在不断飙升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这再次证明了,有些东西,是捂不住的。
抛开复杂的外部因素,这部影片最大的特殊之处,在于其聚焦的话题。
它对准了国内存在感薄弱,但人数却并不稀少的人群:
尘肺病患者。
尘肺病是在职业活动中长期吸入粉尘,导致肺部组织纤维化的疾病。
其中最容易患病的群体,就是矿民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生活在城市中的我们,或许觉得矿民很遥远。
但公众注意不到他们,仅仅只是因为他们没有被曝光。
湖南省湘西南的农村,经济十分落后。
村民为了养家糊口,要么外出务工,要么上山采矿。
而这些矿场,一般都是不正规的小作坊。
没有防护用具,没有安全措施,使用的炸药也经常是含有毒性的假炸药。
因此,发生矿难几乎成了当地人司空见惯的事。
镜头中,村民就用极为平淡的口吻,说着如此恐怖的事情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因为地处偏远,这些事只会在小范围内发酵,然后迅速地被压下风头。
政府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后,这些安全事故便山里发生,山里消失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当年,李杨的电影处女作《盲井》就曾讲述过不正规矿业中的杀人黑洞。
也是官商勾结,给钱平事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事实上,李杨团队当年在拍摄的时候,就真实遇上了矿难,因此原定的很多主角都跑了,不干了。
但年仅16岁的王宝强选择留了下来,才有了后来的成名之旅。
《盲井》,当年也被禁了。
并且直到今天,豆瓣上依然没有条目。
即便运气好,没有遇到矿难事故,矿民还要面对另一个更加折磨人、痛不欲生的问题——
也就是尘肺病。
长年累月在矿区工作,又缺乏符合安全生产规范的护具,几乎没有矿民能躲得过尘肺病的袭击。
这是一种长期、慢性的疾病。
对健康影响重大又难以医治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本片的主人公赵品凤,就是一名尘肺病患者。
他的生活时刻离不开吸氧机。
走几步路,就要歇一歇,不然就会呼吸困难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赵品凤是2015年查出的尘肺病晚期,病情已经无力回天。
他的女儿正在上中学,儿子也开始念小学,而他自己既不能工作,没有收入,又要花钱治病。
一家的生活十分困难,只能靠亲朋好友救济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想申请生活低保,需要医院的材料证明。
而医院的证明却不是那么好开的。
对于赵品凤自己来说,已经放弃了治疗,多活一天算一天。
病情恶化的时候自己挺一挺,能不能过来全靠运气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他的运气是在2018年用完的。
这天村里停电,停了一整整夜。
没有电,吸氧机不能用;
打电话叫救护车,救护车又没有来。
一次停电,一条生命。
赵品凤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走了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他身边的所有人,似乎都已经料到了这一天的到来,按部就班地为他安排了葬礼。
本片摄影师在拍摄过程中给他们一家拍的照片,成了他们唯一的合照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赵品凤不是一个人。
在他的身边,这一片村子里,有太多因为挖矿得病的工人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更别说放眼全国,数据更为惊悚
《南方都市报》一篇导报中曾指出:
我国尘肺病农民保守估计约600 万人,每年新增尘肺病农民2 万多人,死亡率高达22.4%。数据来源于《中国尘肺病农民生存状况调查报告(2015)》。
片中也呈现的同样的数据。
尘肺病至今依然是患病人数最多的职业病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换肺是尘肺病的唯一出路。
但真正能靠这条路活命的,寥寥无几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高昂的治疗成本,一般矿民家庭根本无力承担。
尽管职业性尘肺病前两年被部分地区纳入医保,尤其是在冶金、采矿行业密集的湖南省,对于尘肺病治疗理应是免费的。
但这只是宣传上的句子。
更真实的情况是:
根据《中国尘肺病农民工生存状况调查报告(2016)》统计,尘肺病农民工劳动合同签订率仅为9.5%,84.8%的人没有参加工伤保险。
真正能够得到报销的比例,非常低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采矿的风险高,工作累。
鱼叔也有看到一些疑问说,「他们为什么不去做别的工作」。
送个外卖,送个快递之类的,现在收入也挺好。
何不食肉糜的发言,果然思路简单。
要知道,在十几年前,中国并没有现在这么多新型服务业。
粗放型的第二产业占绝对主导。
尤其是在偏远贫瘠的落后地区,小型矿场更是许多地方经济的顶梁柱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后来随着宏观整顿,很多不合规的矿场被关闭。
但一个矿洞被堵死后,当地却并没有开拓出有效足量的工作岗位。
当地民众仍然缺乏经济收入。
一代又一代,陷在了贫穷的沼泽中出不来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而那些陆续发病的矿工,更是在发展的浪潮中被搁浅到了原地。
对于外面的大世界来说,他们好似已经被遗忘。
这不是一两个人的事,而是一个时代的侧面。
是狂飙突进的经济发展进程中的「历史遗留问题」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很多人之所以对他人的苦难能够高高挂起,是觉得自己不会沦落到那个地步,无需担心。
但要知道。
你所看到的问题和苦难,永远不会是静止的,独立的。
它们会进化,会扩大,会传染。
就像是癌变的细胞。
如果对其听之任之,就会逐步侵蚀扩散,继而演变成夺走性命的疾病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所以鱼叔在这里讨论的,绝不仅仅只是矿工的尘肺病。
更是各行各业的职业病。
这些年里,不管是哪个行业,职业病都在大幅增加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而「过劳死」这个词,想必大家也都足够熟悉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无数人透支着健康,换取生活的资本。
像赵品凤和他众多工友这样的群体,更是付出了生命的代价,才勉强过上了能够糊口的生活。
而鱼叔想问的是。
为何普通民众要沦落到靠透支生命才能上学,才能看病,才能养活家人的地步?
为何拼劲全力生活的人,却连生存都变得越来越艰难?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很多时候,你以为是付出与收获对等,双方在契约精神下的公平自愿。
但实际上,是被资本操控之下的利益分配。
个体在这一过程中,并没有多少发言权。
马克思的《资本论》是如何论述剥削本质的,相信也不用鱼叔再赘述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跟尘肺病患者处境同样悲苦的,还有这部影片本身。
导演蒋能杰是一个独立电影导演。
一说「独立」二字,大家就能明白个七七八八。
如果说影视业正在经历寒冬,那独立电影则已经在死亡线上挣扎。
去年的澳门国际影展上,王小帅导演在接受采访时说过这样一段话。
「也许在一些人看来,文艺电影、作者型电影等独立电影都比较无用,因为它们不能立即成为铺天盖地的爆款。」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最近大火的热带雨就是独立电影
在这个流量为王,效益先行的年代。
资本可以砸进去几个亿,塑造一个没有人格的偶像空壳;
却不肯投一点点钱去支持一部现实题材、文艺题材的电影创作。
因为空壳能带来的是割韭菜般的粉丝经济。
而现实题材的影片非但不能带来利润,甚至可能自招横祸、深陷泥潭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这部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,拍摄时间长达九年。
八年的追踪拍摄,最后剪辑成82分钟的电影。
可成片后,非但不能够拿到公映许可,走进院线,就连各大视频网站也都不允许公开上线。
我们大声吹嘘的百亿电影市场,却连这82分钟都容不下。
各大社交平台上,每天都无数粗制滥造的低分剧疯狂刷屏;
而真正为底层奔走和呐喊的良心作品,却连跟观众光明正大见面的机会都没有。
常有人在后台留言喷中国电影没好作品。
可问题在于,有好作品的时候,你们支持了吗?去注意了吗?
你们有睁开眼去看看吗。
是在怎样狭窄的创作窘境下,导演得去当一个网络时代的电子卖片贩子。
曾经卖盘的笑话,竟然成了新语境下的魔幻现实主义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哪怕已经卑微成这样,分享的内容仍在不断被屏蔽。
鱼叔还特意上百度学术搜索了「尘肺病」关键词。
注意,这些都是公开发表的期刊文章,还不是随便写写的网络文章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目之所及,尽是一派正面之词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对比之下,真实拍出「尘肺病」民众状态的纪录片,却毫无存活之地。
让人不禁想问一句。
这部片子,到底是犯了下面四种罪名中的哪一个呢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这些话可能不好听,但却是实话。
奈何总有一部分人,听不得不好听的话。
就片中尘肺病的问题来说,如果不是这些惨痛又真实的影像,如果只是用文字讲述一个故事。
恐怕导演早就被打为造谣的行列,被某些人群追着唾骂了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当然,现在也没能避免被唾骂的命运。
在微博上引起热度之后,本片的传播快了不少。
紧接着,导演就发了这样一条微博。
这条微博里说的恶意是什么恶意,被扣的帽子又是什么帽子。
鱼叔不用说,大家应该也都明白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好的一面拍得还不够多吗?
况且,您自己肯定活得够好了吧,照镜子就成了
一定贼努力,贼有钱,贼配活着
但问题不会因为隐瞒而消失。
解决问题的第一步,永远是正视问题。
电影只是一面映照现实的镜子。
蒙住镜子,不会改变现实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娄烨在2012年的时候发过一条微博:
不要害怕电影。
7年之后,贾樟柯在去年又发了一条微博:
电影事业,不能这么搞。
让人不禁疑问。
我们的电影,到底准备走向何方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这条微博目前已经看不到评论和转发了
今年初,在宣传新片时,贾樟柯还遇到过一位「爱国者」。
对方问他,为什么要拍中国丑陋的一面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「是啊!为了祖国的尊严,我们当然不应该描述那些人的情况。」
这句话太可怕了。
难道这些底层的苦难者,就不是中国的一部分了吗?
当然,在这些令人心寒的言论背后,希望的一面依然存在。
在有人给导演扣帽子的同时,有更多人在为其呐喊,在为这部影片奔走。
上个链接被屏蔽了,立刻有人发新的出来。
甚至形成了一条自发的接力链条,将这部电影传播给更多的人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在众人接力的推动作用下。
本片不但上了豆瓣实时热门的榜首。
甚至还有很多人,希望导演给一个支付码,想交一份电影票钱。
也有人询问导演,想帮这些病人一把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我们有始终愿意直面真实、努力发声的导演。
我们也有尽一份绵薄之力支持独立电影的观众。
虽然这条路注定道阻且长。
但希望我们的独立电影,跟那些独立精神一起,能永远不死。
雪莱的《西风颂》里,有这样一段。
请把我尘封的思想散落在宇宙
让它像枯叶一样促成新的生命!
哦,请听从这一篇符咒似的诗歌,
就把我的心声,像是灰烬和火星,
从还未熄灭的炉火向人间播散!
让预言的喇叭通过我的嘴巴
把昏睡的大地唤醒吧!哦,西风啊,
如果冬天来了,春天还会远吗?
我们等待春天,我们呼唤春天,我们创造春天。
如果每个人都愿意做自己的炬火。
总有一天,我们所在的地方,就是春天。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

2015年获得金熊奖的伊朗电影《出租车》

版权声明:IURL 发表于 2020-04-04 11:23:55。
转载请注明: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[不存在]的电影,才应该上热搜 | 我的地址库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...